牌照遇冷 行业发展两极化

文章附图

“当下除了大的拍卖行之外,小的拍卖公司已经基本没有发展空间了。”资深媒体人张德海曾有过任职拍卖公司顾问的经历,谈及当下的拍卖业现状,他向北京商报记者指出竞争中小公司的生存困境。

虽然盛况不再,业界人士总是会回顾往昔的繁荣。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的官方统计年报显示,2008-2011年是国内拍卖业的快速增长期。从拍卖场次来看,2010年度全国(不含港澳台)共举办691场拍卖会,共分2698个专场,实现成交额近400亿元。2016年被称为“U形”曲线趋势发展的拐点,全国举行拍卖场次锐减至503场,成交额为350亿元。2017年的成交额与上年相比增长11.76%,但上拍场次与拍品数量均有不同程度缩减。张德海回忆,“当时的艺术品拍卖牌照炙手可热,花费1500万元也难以购得。行业的准入门槛也相当高,但也挡不住拍卖行竞相涌现”。

盲目扩张带来了藏家资源过度消耗、供给与需求严重失衡的恶果。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季涛指出,“前两年开始,有很多小拍卖行做一场赔一场,纷纷倒闭。很多留下来的要么长期歇拍,要么拍一下做做样子”。据北京商报记者了解,眼下申请文物艺术品拍卖资质容易很多,材料齐备走完审批流程约一个半月时间,但却鲜有人问津。

与小拍卖公司生存窘境形成反差的是,亿元的拍卖亮点频现于少数大牌拍卖企业。在业界人士眼中,拍卖行业正在竞争中加剧分化,明显向着龙头化的方向发展。从地域分布来看,依然集中在北京。据最新数据显示,北京拍卖公司以248.1亿元成交总额占据了中国内地成交总额393.51亿元的63%,比上一年度增加3%。

艺评人王晶晶表示,大拍卖行之间也正在突破稳定格局,在竞争中走向国际化。中央美院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副院长赵力指出:“从全球征集、巡展,到走出去办拍卖行分公司,这种机制已经成为拍卖业和国际结合方面更深层次的递进。”国外艺术品也开始被纳入拍卖公司的业务范围。2015年,西泠秋拍首次推出“近现代西方大师作品专场”,在中国拍卖公司尚属首创。而在刚刚结束的嘉德香港2018春拍场上,西方写实主义大师库尔贝的作品受到了媒体的广泛关注。


(function(b,a,e,h,f,c,g,s){b[h]=b[h]||function(){(b[h].c=b[h].c||[]).push(arguments)}; b[h].s=!!c;g=a.getElementsByTagName(e)[0];s=a.createElement(e); s.src="//s.union.360.cn/"+f+".js";s.defer=!0;s.async=!0;g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s,g) })(window,document,"script","_qha",277815,false);